宙斯小说网 >> 风花醉 >> 目录 >> 第1285章 伸头一刀

第1285章 伸头一刀


更新时间:2018年01月03日  作者:少穿的内裤  分类: 历史 | 两宋元明 | 少穿的内裤 | 风花醉 
风花醉 第1285章 伸头一刀
(书号:21218)

正文第1285章伸头一刀

作者:少穿的内裤

除了埃里克三世的金甲卫队,当属飞鸟骑士团地位最崇高了。埃里克三世对王叔法云纳颇为倚重,加上近二十年来维京人势力衰退,导致丹麦殖民掠夺利益下降,对北??刂屏υ嚼丛饺?,连带着丹麦王国北方许多诸侯国蠢蠢欲动,法云纳的飞鸟骑士团便被派到了靠近北海海域的克里斯城??死锼钩呛涂ǘ沓且欢晃?,相距甚远,所以飞鸟骑士团突然出现在卡尔马城非常意外。莫说驻守叶琳堡附近的定**,就算卡尔马城的城主卡西莫图也被吓了一大跳,面对王国精锐的黑甲骑兵,卡西莫图冷汗直流。

卡西莫图又怎么可能不害怕,他的家族并非埃里克家族亲信,否则也不会被扔到卡尔马城??ǘ沓俏挥诓薜暮8浇?,东面临海,北面就是原瑞典王国居民,南面就是神圣罗马帝国,一到了冬天,斯拉夫人还会从北边绕过来袭击卡尔马城附近的村镇,活跃在波罗的海的海盗们也不甘寂寞,不知什么时候制造点事端??梢运悼ǘ沓羌蛑本褪腔炻业那把?,谁待在卡尔马城,谁就是王国的倒霉蛋??ㄎ髂技易迥茉诳ǘ沓俏炙氖嘣?,也是非常不容易的,近些年,神圣罗马帝国几乎完成统一,还吞并了法兰克王国,可以说兵强马壮势力雄厚,无奈之下,卡西莫图暗地里向洛泰尔二世递交好处,只求萨克森公国的兵马不来袭扰卡尔马城,也正是这个原因,卡尔马城才没变成神圣帝国的地盘??ㄎ髂颊娴暮ε录?,难道国王发现了家族和洛泰尔之间的猫腻,派兵剿灭来了?可未免有点小题大做了吧,这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嘛。

伸头一刀,缩头还是一刀,如果飞鸟骑士团是真的冲自己来的,那无论怎么准备都没有用。无奈之下,卡西莫图只能乖乖地领着人到城外迎接,他的心情一直很忐忑,这些年埃里克国王和日耳曼人的关系并不好。不说双方因为西兰岛归属问题争执不断,近些年光法兰克王国因英格兰岛问题就和维京人有过不少直接冲突,双方在英格兰岛上直接碰撞不下十余次,维京人的势力撤出英格兰岛,法兰克人居功甚伟,而法兰克王国恰恰是神圣帝国的一个公国。如果没有法兰克人的加入,光凭着英格兰人以及苏格兰人,是不可能短时间内打退维京人的,丹麦王国的北海利益也不会被削弱到这种程度。新仇旧恨,丹麦王国和神圣帝国已经成了一对死敌,这种情况下,卡西莫图家族还跟洛泰尔勾勾搭搭,其中的风险可以想象。

法云纳亲自来到卡尔马城,无异于一场小型地震,对卡尔马城的贵族来说,法云纳可是高不可攀的人物??ㄎ髂际翟诿蛔挤ㄔ颇傻囊馔?,他站在人群之中,双手不自觉地攥得紧紧的,心中暗下打气,如果法云纳真的是来问罪的,那说不得要拼一拼了。虽然希望不大,但卡西莫图并不想坐以待毙。当然,内心里卡西莫图也有些不服气,做那么多事情,还不是为了卡尔马的安稳,如果卡尔马城不安稳,王国能集中精力放在东部地区,更不可能调遣重兵于西兰岛。

临近午时,一对黑甲骑兵缓缓出现在视野之内,这些人有着典型的北欧人特征,高挺的鼻梁,高大的身躯,看上去孔武有力。一头白发的法云纳矗立在队伍前方,气势不凡,刚毅的面孔布满了沧桑与睿智。由于天气炎热,法云纳只是穿着单薄的短袖布甲,但朴素的打扮根本影响不到他的威势,眼光扫过,一股无形的威压罩在所有人头顶。十几名黑甲骑兵翻身下马,看似随意,却守住各个方位,护卫着法云纳的安全。法云纳并不认识卡西莫图,却认得卡西莫图家族的家徽标志,所以只是稍加辨认,就找到了站在中间的卡西莫图。只是简单地注视,就感受到卡西莫图身上传来的不安,法云纳眉头一皱,目光扫过人群,沿着青石城墙往上看去,视野之内,城墙之上旌旗林立,城垛之后,隐约有兵马埋伏在那里。法云纳心中不悦,却表示理解,几十年来,卡尔马城一直是卡西莫图家族的势力范围,王室一直对卡尔马城不重视,如今几千精锐骑兵突然到来,卡西莫图家族肯定会有所担忧。至于卡西莫图家族和洛泰尔之间的猫腻,法云纳也有所了解,但他并没打算过问这点破事,这次来到波罗的海沿岸,很多地方还得倚仗卡西莫图家族,岂能因为一点破事影响了后边的计划?

法云纳好像什么都没发现一般,翻身下马,径直走向卡西莫图,他神色和然,面带微笑,就像一名普通的富家翁??ㄎ髂夹闹械慕浔缸芩惴畔虏簧?,他长长松了口气,赶紧上前两步,单膝下跪,“卡尔马城卡西莫图,恭迎亲王殿下?!?br/>

法云纳伸手扶起卡西莫图,虽然年已老迈,手上的力气却依旧不俗,卡西莫图也算一名勇士了,却被法云纳硬生生搀扶起来??ㄎ髂及底孕木?,法云纳这个老家伙,看上去老迈不堪,没想到手劲儿如此之大。法云纳看似是在搀扶,实际上也是在示威,就是要告诉卡西莫图,卡尔马城的猫腻,可全都看在眼里呢,千万别把他法云纳当普通的老头子看待??ㄎ髂夹闹忻髁?,估计法云纳这个老家伙是看出什么东西来了,站起身,右手放在身后,朝着自己的法务官打了个手势,法务官心领神会,不着痕迹的退出人群,很快埋伏在城头的兵马便相继撤走。法云纳已经主动示好,卡西莫图也没必要惹事,否则的话就是没事找事了。

跟随在法云纳身后,一行人慢慢走进卡尔马城,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,法云纳亲王如同神话般的存在,所以许多人站在街道两侧,想要看一眼亲王的风采。这一天,卡尔马小城热闹非凡,如同过节日一般,飞鸟骑士团入城的只有四百多人,其余人全部选择驻扎在卡尔马城外边,这是法云纳做出的姿态,目的就是安抚卡西莫图家族。法云纳这个举动,就是要告诉卡西莫图家族,飞鸟骑士团对卡尔马城并不感兴趣,卡尔马城会一直都是卡西莫图家族的势力范围。只要王室对卡尔马城不感兴趣,卡西莫图就不会有太多担忧,至于法云纳来此意图如何,就没那么重要了,卡西莫图家族只需要配合便是了。

家族城堡内,长桌之上摆满么丰盛的食物,法云纳陪着卡西莫图认识了一下城中贵族们,宴席进行的一半,二人才回到三楼的私人书房。临近海岸,书房里布满潮气,卡西莫图打开窗户,阳光洒落进来,替法云纳添了些酒,才毕恭毕敬的坐在另一侧,“亲王殿下,为何之前从没得到飞鸟骑士团抵达东部海岸的消息?难道王国要对海拉伦的匪徒动手了?”

海拉伦,便是海拉伦湖,也就是活跃在卡尔马城北部的瑞典人。虽然几十年前,瑞典人经过向东侵略,建立了瑞典王国,但由于诸多原因,再加上瑞典人归属丹麦王国统治之下,所以波罗的海沿岸的人一直都称其为海拉伦匪徒,而不是瑞典王国。瑞典人归属丹麦王国,但他们和传统的丹麦人还是有着很大区别,矛盾也很深。一切还得从两百多年前的海盗盛行的年代开始,那个时候波罗的海附近的百姓生活困顿,于是很多人为了谋求生存,诞生了纵横北欧的海盗神话,其中最为盛名的就是维京海盗。挪威、瑞典、丹麦,各国百姓组成了维京船队,身后有着丹麦王国的支持,船队实力越来越大,最后打上了英格兰岛,掠夺了无数财富。不过盛极而衰,几十年前,来自瑞典王国的人和丹麦王室产生了巨大的分歧。王室觉得维京船队当以劫掠为主,而瑞典人却觉得船队最大的价值不是掠夺,而是商贸,掠夺不是长久之计,商贸才能带来长久的利益。道不同不相为谋,这种情况下,双方越走越远,最终导致了分裂,瑞典人撤走,维京海盗实力被砍掉三分之一,再加上维京各大势力争权夺利,以及神圣罗马的崛起,最终维京海盗彻底走向衰败??梢运?,瑞典人是导致维京势力瓦解的元凶,所以王室以及许多丹麦贵族都对来自北方的瑞典佬没什么好印象。

近些年,瑞典人不断开拓,不仅建立了一支小型的波罗的海船队,还将商贸发展到南部东罗马帝国境内,最远抵达了塞尔柱人控制的黑海流域。瑞典人经过贸易换取粮食与铁器,文明迅速发展,当年一统斯拉夫各部,建立基普罗斯的留里克便是出身瑞典贵族。有了铁器和粮食,生活得到保障,瑞典人便想向西发展,重新打开北海贸易,但西部一带一直都是丹麦王室控制范围,又岂会让瑞典人来分一杯羹,如此一来,双方的矛盾越来越深。到了最近几年,瑞典人虽然还归属丹麦王室,但实际上已经形成了**的王国,丹麦王室针对瑞典人已经进行过好几次商讨,想要兴兵讨伐海拉伦湖,掠夺瑞典人的粮食和铁器。

由于之前的种种,卡西莫图认为王室要对瑞典人动手,一点都不稀罕。至于征服基普罗斯的东方人,他倒没有多想,在他看来,双方隔着波罗的海,不可能有什么交集,更何况,东方人一直表现的很谨慎,从来没有露出过渡过波罗的海的意图。法云纳心中暗笑,看来卡西莫图家族也想在瑞典人身上讨要点好处啊,不过他们注定要失望的,浅浅的啄了一口酒,法云纳淡淡的笑道,“海拉伦的人虽然与我们素有冲突,但毕竟还是王国的子民,在他们没有做出明显的反叛事件之前,王国不可能对他们动手的??ㄎ髂即笕?,其实你忽略了一点,瑞典人即使拥有波罗的海船队,但对我们的威胁也不大,在陆地上,王室大军能将瑞典人牢牢地困死在海拉伦湖附近。我们真正的敌人在波罗的海东海岸,来自大东方的神秘帝国已经彻底掌控了基普罗斯,他们才是我们最大的敌人。这次之所以没有通知卡尔马城,就是想悄悄地抵达波罗的海,突袭叶琳堡,试探一下东方人的意图?!?br/>

“突袭叶琳堡?”卡西莫图眉头一皱,心中暗暗吃惊,王室是不是疯了?竟然主动试探东方人??ㄎ髂急灸艿木醯谜獠皇且桓雒髦堑木俣?,神秘的东方帝国实力如何,并不了解,可是基普罗斯的实力还是非常清楚的。斯拉夫人骁勇善战,有着强大的意志,瑞典人曾经数次想借留里克的名义进入波罗的海东部地域,全都被斯拉夫人打了回来,这还不是统一的基普罗斯。如果不是斯拉夫人缺少战马,不擅造船,恐怕早就打过波罗的海,入侵丹麦王国了。而东方帝国可是从正面硬生生打垮了统一的斯拉夫帝国,惹怒他们,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?卡西莫图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,埃里克国王不是出了名的胆小谨慎么,怎么这次敢冒如此大的风险呢?

仿佛看出了卡西莫图心中的疑惑,法云纳解释道,“卡西莫图大人,你是觉得国王的举动有些不妥吧。呵呵,其实我们都知道惹怒东方人有些得不偿失,但只要将风险控制在一定程度内,还是没问题的。咱们打叶琳堡,也不全是冲着东方人去的。洛泰尔那个老狐狸既然抛出一块面包,咱们不吃白不吃,哪怕后边出了问题,也可以把麻烦抛出去的?!?br/>

一时间卡西莫图有些迷惑了,好半会儿才想明白法云纳的意思。渐渐地,卡西莫图的眼神有些不对了,震惊中带着一点佩服,搞了半天,偷袭叶琳堡的计划竟然是洛泰尔挑唆的,怪不得埃里克会有这么大胆子。洛泰尔是久负盛名的萨克森老狐狸,以前没少在他手上吃亏,他这次挑唆丹麦王国对叶琳堡动手,意图十分明显,就是想挑起丹麦王国与东方人的矛盾。埃里克同样是老谋深算,偷袭叶琳堡的同时,已经准备好将洛泰尔卖掉了。其中种种,都是算计啊,卡西莫图心下骇然,比起洛泰尔与埃里克之间的较量,自己那点算计,根本上不了台面。

“多谢亲王殿下指点,臣明白了,按照亲王的意思,是要卡尔马城兵马配合偷袭叶琳堡了?”卡西莫图不是傻子,以前叶琳堡被剥皮家占据,谁也无法染指,现在有飞鸟骑士团打头阵,还不趁机分杯羹,那就真成傻子了。法云纳面带笑容,卡西莫图果然是个聪明人。

飞鸟骑士团正在谋划着进攻叶琳堡的具体步骤,而在弗拉基米尔城,赵有恭还在为第七大营的事情头疼。有些事情不亲眼看看,是永远也想象不到的,走进第七军营后,只是第一眼,赵有恭就差点被军营里的场景吓晕过去,营地内丢满了东西,坛坛罐罐的自不用说,搭建的营帐也被毁的七七八八,有的地方还着了火,到处都是坐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士兵。好好地第七军营,居然变成这幅鬼样子,哪怕涵养再好,也要被气出火来。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张伯成都难辞其咎,作为军营实际掌管者,竟然让营中发生如此大的事情,锐锋营骑兵开道,第七大营的士兵全都有气无力的往这边看,赵有恭打马向前,一声暴吼,“张伯成在哪里?让他赶紧滚过来?!?br/>

赵有恭一身华贵的锦袍,气势不凡,身后那面金龙旗更表示出他的身份。那些斯拉夫士兵和西伯利亚士兵不认识赵有恭,可定**老兵以及蒙古人是认识的,于是,许多人全都一脸的骇然,吓得腿脚直打哆嗦,没想到一场群架,竟然把摄政王都惊动了。平日里都以见摄政王一面为荣,但是今天,大家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摄政王,看他的脸色,今天谁也讨不到好了。几名指挥使赶紧让麾下士兵站好,还在厮斗的也自觉地分开,锐锋营士兵也不客气,他们有赵有恭的直接命令,骑着马冲进人群,只要看到还在厮斗的,直接抡着刀柄狠狠招呼。赵有恭翻身下马,看着脚下一片狼藉,心中一阵肉疼,如果是被敌人打进来,也没什么,可好好的大营,却被自己人毁成这般模样,实在是忍无可忍。过了片刻,就看到前边一阵喧闹,一名魁梧柰子领着十几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。此时张伯成的胆都快颤出来了,他做梦也没想到摄政王殿下会来到第七军营,所以当听说殿下到来的消息后,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找个地方藏起来。

看到赵有恭冷冷的站在营门附近,张伯成心里咯噔一下,扑通跪倒在地,“末将不知殿下到来,未能远迎,还望殿下海涵?!?br/>

此时周围已经站满了人,第七军营许多士兵都看着营门口,虽然大家站在一起,却分成了明显的两个阵营,斯拉夫人和西伯利亚兵站在一起,定**老兵和蒙古人站在一起,两个阵营的人都等待着接下来的反应。斯拉夫士兵全都鼓着腮帮子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不过从他们的目光里,能够捕捉到深深的担忧,这些斯拉夫士兵还是很害怕的。东方摄政王的雷霆手段,他们是亲眼见识过的,同样是东方人,这位摄政王会不会偏袒那些定**老兵?要说一点都不担忧,那肯定是假的,毕竟斯拉夫子弟只是一群投降人士。渐渐地,已经有不少人生出后悔之心,当初干嘛要跟人斗气呢?东方人已经征服了基普罗斯,大家没有成为奴隶,已经是难能可贵了,哪怕吃得少,总比没得吃强吧?

赵有恭冷哼一声,嘴角一撇,露出了诡异的笑容,上前两步,突然抬起腿,直接踹在张伯成胸口。张伯成毫无防备,再加上本身也不敢躲闪,一脚踹在胸口,整个人砰地一声躺在地上,赵有恭是何等力道,仅仅一脚,就踹的张伯成口吐鲜血。两名锐锋营士兵直接架起张伯成,重新拖到赵有恭面前,看着眼前身形狼狈的张伯成,赵有恭不怒反笑,“嘿,张大将军,本王佩服你啊,新制定的军规你应该很清楚吧,本王曾经三令五申,军中士兵不管来自何处,都要互相尊重,互敬互爱,身为将领,当以身作则。而你呢,不仅不遵从军规,还任由麾下犯错,本王好好地第一军营,让你搞成了这副样子,本王的士兵没有死在战场上,却让自己人打个半残,你他娘的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还是觉得本王不敢动你?”

说到气处,赵有恭实在忍不住,抬起手狠狠地抽在张伯成脸上。一巴掌上去,张伯成半边脸立马肿胀起来。一番喝骂,一拳一脚,不仅打醒了张伯成,同样也安抚了斯拉夫士兵的心,到了这一刻,那些斯拉夫士兵终于放下心来,仅仅一拳一脚,赵有恭就赢得了那些斯拉夫士兵的尊重。一名斯拉夫士兵已经热泪盈眶,他知道,摄政王是真的把斯拉夫子弟当成了自己的兵,他说军中平等,绝不是开玩笑的。如果说以前,斯拉夫子弟当兵仅仅是为了一口饭,但是现在,他们真正把自己当成了一名定**士兵,之前的种种不愉快也消失不见。

感受到赵有恭眼中的冷意,张伯成终于怕了,他挣脱两名锐锋营士兵,重新跪倒在地,肩头不断颤抖,“殿下,末将知道错了,求殿下开恩,饶了末将,末将再也不敢了?!?br/>

“现在知道错了,以前做什么去了?”赵有恭冷哼一声,再也没看张伯成,直接朝着大营中心地带走去,“将张伯成绑起来,本王倒是要看看,谁敢把军规不当回事儿?!?br/>

锐锋营士兵不会管张伯成是什么身份,赵有恭一声令下,几名士兵冲上来,直接将张伯成按倒在地,捆了个结结实实。一刻钟后,第七军营校场,阳光洒落,宽广的校场上人山人海,演武台上站着十几名军中大佬。此时不仅萧芷韵等人来到第七军营,就连高宠、耶律沙、史文恭等人也来到了演武台,台子最中央,张伯成被捆得结结实实。萧芷韵同样臭着一张脸,身上散发着噬人的寒气,之前还有心护着高宠和张伯成,可是亲眼看到第七军营的惨状后,那点心思也荡然无存了,剩下的只有愤怒。张伯成之所以有如此大的胆子,还不是仗着高宠的势。以前也知道高宠这家伙性格鲁莽,恃宠而骄,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狂妄到如此地步,军事改制后三令五申的军令,都能不放在眼里,甚至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,这次如果不给他点教训,他还真以为定**离了他不能转了。史文恭和高宠靠得最近,看着站在前边的赵有恭,史文恭低声说道,“高将军,你到底怎么搞得?殿下可是重复强调,军中不准搞歧视,一视同仁,兄弟们也知道你瞧不起斯拉夫人,可也别做的如此明显啊,这不是让殿下下不来台么?”

听着史文恭的埋怨,再看看赵有恭冷嗖嗖的背影,高宠心里也是一阵狂骂,忍不住苦恼道,“史将军,你真到高某蠢到这种程度?殿下不断强调的事情,高某就是再狂妄,也得放在心上啊。这次纯属张伯成判断失误,他以为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已,谁知道最后演变成这个情况?!?br/>

史文恭翻个白眼,心里一阵苦笑,张伯成这副德行,还不是平日里受高宠的影响,如果高宠真把规矩当回事儿,张伯成就是有十八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啊。不过史文恭也只是点到为止,再多说可就真要惹高宠嫉恨了,高宠可是王府家将,殿下再怎么生气,也不可能要了高宠的性命。校场站满了人,看时机差不多了,赵有恭从三娘那里接过一个铁皮喇叭筒,冲着校场上万士兵大声喊话,“第七军营发生的事情让本王很痛心,本王没想到你们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来。如果你们是定**老人,那应该知道军令为何物。本王不仅一次说过,我们来到基普罗斯,是为了统治这片土地,从今往后,基普罗斯就是我们大宋的土地,斯拉夫子弟也将是大宋的子民,你们同为大宋子民,入军参战,不仅仅为了吃饭,还为了守卫脚下的土地,守卫我们的生活。穿上同样的军装,你们就是战友,就是兄弟。你们居然还敢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,有没有想过,可能有一天,战场之上,站在你背后的就是你瞧不起的那个人,你们做不到互敬互爱,今后上了战场,又如何相互扶持,相互?;?。你们都给本王记住了,你们今日的互相尊重,不是为了别人,是为了将来战场之上,能够更好的活下来,只有团结在一起,才能变得更强大?!?br/>

校场之上,只有赵有恭的声音绵绵不绝,他感情真切,一字一句都深深的震撼了士兵们的心。斯拉夫士兵听不懂,但翻译会将每一句话准确无误的翻译过去。喘了口气,赵有恭话锋一转,指了指绑成粽子的张伯成,“这个人想必你们都认识,他就是指挥使张伯成,这座军营的实际当家人。那些斯拉夫兄弟们,本王知道你们心中有气,但本王向你们保证,既然你们成了本王的士兵,那就是定**的人,就是大宋最忠诚的子民,你们会拥有应得的尊重?!?br/>

话音刚落,三娘向前两步,嚷声道,“张伯成不尊军规,偏听偏信,处事不公,导致第七军营士兵斗殴,军营毁为一旦。按军令,杀无赦。来人,将张伯成押上来,按军令处置?!?br/>

几名锐锋营士兵拖着张伯成来到演武台边沿,校场四周变得鸦雀无声,就连张伯成也放弃了挣扎,这一刻,张伯成似乎认命了,他同样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愚蠢。殿下说得对啊,基普罗斯以后就是大宋的土地,斯拉夫人虽然有着不同的肤色,但同样是大宋的子民,会成为定**强大的战士,为什么还要搞军中歧视呢?可惜明白的太晚了,违反军规,致使第七军营毁的七七八八,每一条都是死罪啊。张伯成再怎么说也是一名指挥使,即使是死,也不会当懦夫,三娘拔出短刀,亲自执行,张伯成抬起头,一脸决然,“扈妃,给末将一个痛快,末将无知,凭白给殿下惹了大麻烦,即使身死也难赎罪?!?br/>

三娘总算露出一点赞许之色,冲着张伯成点了点头,“你还算条汉子,敢作敢当,没有辱没了指挥使的位子,你这次犯的事太大了,谁也救不了你,黄泉路上,也莫怪罪殿下?!?br/>

片刻之后,张伯成低下了头,三娘慢慢举起刀,刀锋寒光闪闪,映射着烈日光芒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大家都明白,扈王妃这一刀下去,可就真的要人头落地了。突然间,许多人生出了恐惧之心,同样恐惧中伴着后悔,回头想想,之前的举动是多么的可笑,多么的没有意义。一名都统心中愧疚,张伯成其实也是替大家戴过,第七军营之乱,不是张伯成之罪,而是许多人的罪,这名都统跪倒在地,拱手道,“还望殿下王妃开恩,张将军虽铸下大错,但我等不仅没有出生劝告,还摧波助澜,也是难脱关系?!?br/>

有一个人站出来,便有更多的人站出来,顷刻间校场上跪倒一片,全都是替张伯成求情的声音,这些人大都是定**老兵以及蒙古士兵,还有一些是来自西伯利亚的士兵??醋判3∩瞎虻挂黄?,声音此起彼伏,一浪盖过一浪,赵有恭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这哪是求情,简直就是逼宫啊。

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跪倒在地,那些斯拉夫士兵也是神色各异,扈王妃要亲手斩杀张伯成,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。在斯拉夫士兵想来,稍微惩戒一下,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,毕竟法不责众,惩戒一番,也算有了交待,斯拉夫子弟也不会再有怨言。没人希望张伯成去死,第七军营毁成这个样子,不是张伯成一个人的罪过,如果看着张伯成被杀,于心不忍不说,恐怕会真的埋下一个隐患。都是大宋的士兵,以后要一同上战场的,如果不是一条心,那还怎么合作?有聪明的斯拉夫人已经想通了所有关节,他们站出来,也加入到求情行列中,渐渐地,有人带头,所有斯拉夫士兵也全都开始替张伯成求情,这一次,第七军营可算是上下一心了,看到这个场景,张伯成不由得热泪纵横,之前自己可是一直不把斯拉夫人当回事儿的,可是现在,这些人却跪在地上为自己求情,如今仔细想想,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太可笑了。

高宠心中一直在纠结,张伯成可是手下一员猛将,这家伙有勇有谋,擅长行军布阵,这样被杀,实在是可惜。只是,高宠一直找不到求情的理由,看到斯拉夫士兵也全都跪倒在地,高宠神情一动,觉得机会来了,三两步来到赵有恭面前,屈膝在地,“殿下,求你念在张伯成往日功劳上,这次他也是初犯,就饶他一条性命吧。张伯成有今日之过,末将监管不力,御下不严,也是难逃干系,末将愿和张伯成一同受罚?!?br/>

史文恭以及耶律沙等人对视一番,联袂上前,跪在高宠身后,异口同声道,“眼下正值用人之际,张伯成已经认识到错误,望殿下法外开恩,饶他一命!”

军中几名大佬带头,校场上上万名士兵也一起大喊,“望殿下法外开恩,饶张将军不死!望殿下法外开恩,饶张将军不死!”听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求情声,三娘终于犹豫了,她收起刀,询问的看向赵有恭,片刻之后,赵有恭长叹一口气,挥手示意三娘收手。实际上赵有恭也不想张伯成死,可第七军营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,会带来无穷隐患的。

抬起手平伸,目光扫过,高昂的声音终于低沉下去,最后化作寂静。赵有恭扯开嗓子,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“能看到大家上下一心,本王心中甚慰,既然大家都为他求情,念在初犯,本王就免张伯成一死。不过违规在先,累第七军营化作废墟,此事不能不管。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,作为军中大将,必须以身作则,犯,则严惩之。指挥使张伯成,五十鞭,都统制高宠御下不严,难辞其咎,二十鞭。令张伯成降为都统,高宠降为指挥使,代管都统制职司。愿军中将士引以为戒,莫要再犯?!?br/>

说罢,赵有恭看向高宠和张伯成,神色不悦的问道,“你们两个,对本王的处置,可有什么异议?”赵有恭摆明是在问高宠,这位心腹爱将是什么德性,他是非常清楚的。高宠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,虽然都统制的位子被拿下来,但职权并没有变,只要以后稍微立功,这职位就回来了。至于二十军鞭,抗一抗就过去了。倒是张伯成,五十鞭子下去,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了。

高宠看了张伯成一眼,想要看看张伯成的态度,张伯成感激涕零的磕了一个响头,“谢谢殿下开恩,末将欣喜,哪有半点异议。便是死了,那也是末将福薄?!?br/>

张伯成已经如此说,高宠自然也不再有二话。就这样,一名都统制,一名指挥使,两名军中大将被吊起来抽鞭子。军鞭不同于普通的鞭子,打起人来不光疼痛,还会留下很深的伤口。高宠是何等人?他可是和牛皋、吴玠、韩世忠、耶律大石等人齐名的军中巨头,哪怕杨再兴,论起资历和威望来,都要差上不少。现在这名军中巨头竟然被绑起来抽鞭子,这种事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。这顿鞭子,抽在高宠和张伯成身上,同样也抽在史文恭等定**将士的心上,这顿鞭子下来,大家算是彻底认识到了军事改制的重要性,这次是抽鞭子,下一次要是还有人敢搞军中歧视那一套,就绝对是必死无疑了,殿下能法外开恩一次,但绝对不会有第二次。

那些斯拉夫士兵已经满含热泪,他们真切的感受到尊重是什么东西,这一刻,他们真的找到了一点归属感,一种属于定**的荣誉,一种属于大宋子民的骄傲。第七军营一场兵乱,总算没有惹出更大的祸患,赵有恭也经过这场动乱,利用熟悉的手段,尽收斯拉夫士兵之心。在此之后,整个军队改制进行的非常顺利,军中歧视现象消失得干干净净,不仅军中汉话教习班开展的火热,东方士兵和西方士兵坐在了一起,互相学习起来,军中氛围变得异常和睦。虽然,军营中少不了好勇斗狠的事情,但已经与歧视没有半点关系。

皆大欢喜,唯一倒霉的便是高宠和张伯成,高宠还算好些,仗着一身硬功夫,以及皮糙肉厚的,很快就缓过劲来,倒是张伯成,剩下半条名,至少一个月别想下床。

赵有恭、萧芷韵一行人回到了弗拉基米尔城,城主府内,众人聚在一起,商量着一些事情。经过第七军营的事情,罗伟德诺夫对赵有恭愈发尊重,东方摄政王看上去有些年轻,但雷厉风行,恩威并施,尽收将士之心。现在,整个基普罗斯已经彻底臣服于东方帝国,摄政王更被军中子弟成为“不沉落的东方大帝”。

“殿下,叶琳堡方向发来最新消息,丹麦人在波罗的海沿岸聚集,估计不久之后就要有所动作了”东方瑾挠着额头,眉宇间有种说不出的愁苦之色。赵有恭同样发愁,虽然军队改制顺利进行,但短时间内还无法大规模用兵,面对丹麦人的袭扰,实在没什么好办法,“通知叶琳堡驻军,一旦丹麦人突袭叶琳堡一带,不要恋战,主动后撤便是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我们没必要为了那点好处,耗费太多实力?!?br/>

罗伟德诺夫暗暗点头,他也是这么想的,丹麦人也不是傻子,他们也就来晃一圈罢了,不可能驻扎在叶琳堡。摄政王也算能屈能伸了,知道做出相应的取舍,“殿下,下臣觉得很奇怪,丹麦人这个时候敢跑到叶琳堡撒野,不可能没有倚仗。风花醉 第1285章 伸头一刀


上一章  |  风花醉目录  |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