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说网 >> 偷香 >> 目录 >> 第983节 神医或恶魔?

第983节 神医或恶魔?


更新时间:2018年01月04日  作者:墨武  分类: 历史 | 秦汉三国 | 墨武 | 偷香 
偷香 第983节 神医或恶魔?
第983节神医或恶魔?

第983节神医或恶魔?

房中静寂,没有“笃笃”的织机声响,唯余曹操的绝望。

日正明,有光线照入了简陋的木房,终落在曹操的脸上。阳光下,那称霸天下的英雄已老,老了的英雄,褪去了耀眼的光环,原来也有常人最脆弱、却又让人最唏嘘的一面……

门前的许褚仍如门板般立在那里,可眼中亦有了泪光。他看似如机器般执行曹操的命令,可他显然不是机器。

机器不会有情感,亦不会有泪光。

赵达默然,他终于知道曹操不再见他的缘由,因为曹操知道无论他赵达做什么,都不能让垂死的丁香不再失望。

丁夫人对他赵达只有厌恶,就如厌恶曹操如影随形的恶习一样,虽然丁夫人从未说过。

不说并不意味着原谅。

单飞看着泪水滂沱的曹操,良久,才轻声道:“司空……丁夫人因仓舒之死而心丧,人死不能复生……我们眼下能做的事情不多,有件事或稍能让丁夫人……有些希望?!?br/>

“我们要做什么?”曹操说话时眼中有泪光闪烁,很是激动道。他想到单飞会援手,却不想单飞这快就有了方法。

单飞看着曹操额头那刀刻般的皱纹片刻,这才商量道:“我能否先去看看丁夫人的情况?”

曹操立即点头,“好,你随我来?!彼弊糯诺シ傻搅肆硗庖患淠疚萸?,纠结道:“丁香就里面??晌也荒芙?,我怕……”

单飞明白曹操的想法,曹操深知丁夫人对其恨之入骨,只怕他进入房中徒惹丁夫人的愤怒。

“那请司空留在门前就好,我尝试和丁夫人谈谈,丁夫人或许有需要司空的地方?!钡シ山ㄒ榈?。

曹操连连点头,却根本不知道丁夫人还需要他做什么,不过他宁可相信单飞所言是真的。

单飞轻敲了下屋门,不闻反应,推开房门走进去,就看到简陋的房中唯有破旧的木塌、残破的草席,草席之上,躺着面无人色的丁香。

一望见丁夫人的脸色,单飞心中微沉。他身为医者,自然知道佛渡有缘客、药医不死人的道理。这世上最难医治的就是心病,一个一心求死的人,最是无药可医。

丁夫人没有再活下去的念头。

缓缓走近丁夫人的床榻,单飞不见丁夫人睁开双眼,开门见山道:“丁夫人,在下单飞,曾与丁夫人和仓舒有过数面之缘?!?br/>

丁夫人眼皮微动,应是记得单飞,却依旧没有睁开双眼。

单飞并不放弃道:“得知仓舒死讯,在下极为心痛,可毕竟不如夫人的万分之一。在下和仓舒有旧,不想他会这般早逝,难免觉得有些蹊跷,近日来多经查证,感觉仓舒更似被人害死的?!?br/>

“不错!”

丁夫人没睁眼,咬牙切齿道:“害死仓舒的就是曹阿瞒?!彼负踝缰浒闼党稣饧妇浠?,声音虽是虚弱,却也极为阴寒。

曹操立在门前,嘴唇动动,并未反驳。

单飞摇头道:“丁夫人只怕错了,害死仓舒的应该不是司空?!?br/>

丁夫人霍然睁眼,瞪着单飞道:“你不用再替曹阿瞒分辨什么!”

单飞对视丁夫人极为仇恨的目光,真诚道:“夫人应该知道,在下并非阿谀奉承之人,素来只论真相。在下当年既然能因较真得罪了世子,如今匆匆数年,哪怕无所建树,如何会益发的不成器,反因权贵撒谎?”

丁夫人怔了下。若是旁人这般说,她自是不信,但对于单飞,她终究很有了解,看着单飞简朴的衣着,丁夫人未再反驳。

她知道单飞说的不错,一个善于阿谀奉承的人,很难如单飞这般模样。

单飞见状趁热打铁道:“仓舒之死牵扯极大,在下已有了许多线索发现凶手或是另有其人。夫人要怪司空,在下并无意为司空分辨,该是他承当的、他应是一肩承当,但夫人若是一股脑的将害死仓舒的名头安在司空的身上,那不是在做着亲者痛、仇者快的事情?仓舒若是泉下有知的话……”

丁夫人缓缓闭眼,胸膛起伏不定,半晌再次睁眼道:“厨房米桶还有些碎米?!彼档挠行┢婀?,单飞目光微闪,猜测道:“夫人,我去拿碎米熬些稀粥,你先喝点稀粥恢复些气力,再听我解释原委如何?”

丁夫人微微点头。

门外的曹操见状微喜,本想说饭食早就准备妥当,何必那么麻烦??苫暗阶毂?,终于还是咽了回去。

单飞见丁夫人肯听他说下去,知道事情微有转机。转身出了房门,单飞直奔灶房,不等拿起米桶,有一只手按在他的手上。

扭过头去,单飞看到了眼含热泪的曹操。

“单飞,我知道丁香不肯吃我奉上的饭食,一口也不会?!辈懿禀鋈坏溃骸翱赡隳懿荒苋梦依粗笳庀≈??我知道你不想撒谎,可你只要不告诉丁香,这是我煮的就好?!笨嗌π?,曹操道:“你放心,她从未吃过我煮的稀粥?!?br/>

可丁夫人知道我不是个差劲的厨子,你曹操若是没有下过厨,丁夫人如何品不出这是你的手艺?

单飞默然片刻,终于还是将米桶递给了曹操。

曹操接过米桶倒出残余的些许碎米,用清水细心的洗净几遍,然后收拢柴禾,在灶中生了火……

赵达想要帮手,可感觉自己恐怕还不如曹操要熟练,遂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曹操生火时喃喃道:“我从未为丁香煮过稀粥,她一直对我说,男子汉大丈夫,志在天下,不必为这些琐屑的事情操劳。但我看得久了,也学会一些。单飞,你做饭的手艺很好,可你恐怕不知道,丁香做的粥也很是香甜?!?br/>

倒米入锅,泪水点滴和入了铁锅,泛起涟漪点点。直到盖上锅盖,曹操这才转望单飞道:“这么煮,应没有什么差错?”

单飞半晌才点点头,“司空,你想必听到我适才和丁夫人说了什么?”

曹操接道:“丁香一口咬定我害死了仓舒,你为何反倒为我辩解?”

单飞凝望曹操许久,这才道:“虎毒不食子,司空或许有些时候不尽人意,可我知道你终究人性未泯。更何况,仓舒那般善良的孩子,哪怕和司空没有半丝关系,司空以善对善,如何会对他不利?”

曹操缓缓坐了下来,赵达手快,早塞了个木墩在曹操的屁股之下,关切道:“司空,你身子也不太好,莫要着凉了?!?br/>

单飞望见,暗想赵达对旁人心狠手辣,对曹操绝对是忠心耿耿。

曹操涩然笑笑,眯眼看着灶内燃着的柴禾,喃喃道:“单飞,你说的不错,仓舒是个善良的孩子。乱世用重典,我立法苛责,属下自是敬畏。有一日我的马鞍藏在仓库,却被老鼠咬了……”

单飞怔了下,一时间倒不知曹操要说什么。

“那些仓官发现此事,知我冷厉,以为必死,就想自缚请罪,以求全尸,亦不连累家人?!辈懿儆值?。

单飞皱了下眉头,听曹操又道:“冲儿知道此事后,却劝仓官不必害怕,让他们暂时先等几天,然后用刀弄破了自己的衣服?!倍倭似?,曹操追忆道:“之后冲儿假装失意发愁的模样见我。我追问缘由,他就说‘世人皆说衣裳被老鼠咬破,对主人不吉,现在我的衣服也被咬破,难免发愁?!?br/>

单飞有些明白了曹冲的用意,还是静待曹操说下去。

曹操继续道:“我听了哈哈大笑,自然安慰冲儿,说此乃胡说八道,绝无此事?!倍倭似?,曹操叹道:“不久后,我就听到仓官保管不利,马鞍被鼠所咬,当时只是付之一笑,对众人道——冲儿衣裳放在身边都会被咬,何况是库房的马鞍呢?”

他说到这里,眼中忍不住又有泪光泛出。

单飞接了句,“因此司空赦免了那仓官的罪过?”他心中暗想,以曹操目光之毒辣,如何分辨不出衣裳是刀破还是鼠咬,他这般当众表明态度,自是让属下对曹冲的仁义感激。曹冲一直为父亲、旁人着想,让枭雄曹操亦难免舐犊情深。

“子修之后,子桓少宽恕、子建少明见,唯独冲儿宽以待人、兼又睿智过人?!辈懿傺塾欣峄ǖ溃骸拔冶驹诔宥砩霞耐辛撕裢?,希望有一日,让他和子修般?!?br/>

单飞一听,知道曹操有将权位传给曹冲之意。事实也的确如此,曹丕在曹操的眼中始终是个千年老二。

“既然这般,司空为何会在仓舒急需救命的时候,却是斩了神医华佗?”单飞问话时看了赵达一眼。当初在酒楼时,他听赵达提及过此事,不过无暇询问原委。

曹操的嘴角抽搐下,喃喃道:“神医华佗?”

单飞突然有些发冷,因为他从曹操的语气中感觉到深切的冰寒。

“不是神医……他不是神医?!辈懿俚陀锏?,他亦是望了眼赵达,似有迟疑道:“赵达,你也知道的,是不是?”

曹操说的奇怪,赵达却是毫不犹豫道:“司空说的不错,华佗以往或许是神医,但见我们的那个华佗绝对不是,他身体里面,住着个恶魔!”
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偷香 第983节 神医或恶魔?


上一章  |  偷香目录  |  下一章